首先,创造力与年纪并非线性关系

首先,创造力与年纪并非线性关系,中年人的创造力与年轻人的性质并不相同,现实中也存在不少中年阶段更具有创造力的案例。因此,从社会层面需要破除年轻人更具有创造力的偏见,进而为各年龄段的优秀人才进入职业生涯的创新高峰创造均等机会。”吴一平表示。
他指出,为了避免“35岁危机”,社会—企(事)业单位—个人应在终身学习这件事上进行协同。“每个人都应持有终身学习的态度,社会与企(事)业单位为个人学习提供服务保障。” 

最在乎钱,对钱有着执着追求的三个星座,金牛座第一名

金牛座
爱财如命金牛座,金牛座是十二星座里面名副其实爱存钱的星座,在他们的观念里,有钱才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所以金牛座会努力挣钱,也会去存钱,因为他们认为只有有足够的钱,才能够摆脱世俗的束缚,活成自我期待的样子。
金牛会为了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而去赚钱存钱,所以别人很难从金牛身上占到便宜。钱财是支撑他们对于事业的追求和理想的追求,这也是金牛座对金钱依赖的根本。没有事业,就不会有金钱,所以金牛座努力工作,来提升自己的能力,努力挣钱,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有钱,他们喜欢金钱,爱钱。
巨蟹座
巨蟹座的人普遍缺乏安全感,尝遍了爱情友情的苦,巨蟹座开始在乎钱了,因为金钱能带给巨蟹座安全感。虽然巨蟹座可以忍受粗茶淡饭,但是他绝对不可以忍受自己的家人过着节衣缩食的日子,因此为了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巨蟹座会无所不用其极地把握机会赚钱。
顾家的巨蟹座,又不允许自己乱花钱,还要给家里留存足够的金钱,才能让巨蟹座感觉安心,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一直都是巨蟹座的奋斗目标。所以巨蟹座的人,就是再在乎钱的一个星座,而在他的内心中,对于“个人价值”的定义非常明确,就是“有钱”!
水瓶座
水瓶要过上最优质的生活,成为一个上流社会的人,这些都是需要钱的,所以他们为了让自己能过上优雅的生活,不会放过任何正当的赚钱机会。水瓶座人有着细腻的心思和敏锐的观察力,尤其是在金钱上,观察力更是厉害。对钱财有着执着的追求,水瓶座爱财也守财,在他们的生活中,唯有钱财不可辜负。再加上水瓶座的人从小就是特立独行的一个,向往独立自由的生活,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所以,他们最在乎金钱。对他们来说,钱都是省出来的,所以平时花钱时,他们都很节俭,别人休想在钱财上占他们的便宜。 

三年来首次回家过年,港漂:要做“全职女儿”
三年来首次回家过年,港漂:要做“全职女儿”
400亿!紧随隆基之后,晶澳大手笔扩产,光伏行业加速洗牌期到来?

400亿!继隆基绿能之后,晶澳科技(002459.SZ)也传出了大手笔产能扩张计划。
据1月19日晚间公告,晶澳科技与鄂尔多斯政府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双方拟在鄂尔多斯市建设光伏全产业链低碳产业园项目,项目包括建设生产15万吨/10万吨光伏原材料、20GW拉晶、20GW硅片、30GW光伏电池、10GW光伏组件及配套辅材项目,总投资约400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所谓光伏原材料或指的是上游多晶硅料,而这也是晶澳科技首次将“一体化”扩展到硅料环节。
行业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上游“硅料”不再紧缺,光伏行业竞争将重新回到“效率至上”的主赛道。这意味着,以往被“硅料”产能压制的部分拥有先进技术优势的企业将产能扩张计划将得以释放,由龙头企业开启的新一轮产能竞赛正在兴起,良率不具备优势的二三线企业一些产能或将得到出清。
事实上,就在两天前,行业龙头隆基绿能(601012.SH)宣布光伏史上最大扩产,公司拟就在陕西省西咸新区投资建设年产100GW单晶硅片项目及年产50GW单晶电池项目,项目总体投资金额452亿元,上述项目预计均为2024年三季度首线投产,2025年底达产。
首次进军“硅料”环节
此前,组件企业鲜有直接涉足硅料。2020年末开始,在硅料供应持续紧缺局面下,组件企业往往通过参股硅料企业的方式影响硅料供应,但并不直接下场生产。
比如,隆基绿能参股四川永祥新能源有限公司15%的股权,参股云南通威高纯晶硅有限公司49%的股权。今年11月29日,隆基绿能增资通威股份永祥二期20万吨硅料项目,以参股方式与硅料厂商合作。
晶澳以往也曾采用类似作法。2021年6月18日,晶澳科技与晶科能源(688223.SH)、特变电工(600089.SH)子公司新特能源签署增资扩股协议,增资完成后,新特能源持有内蒙古硅材料公司82%股权,晶科能源、晶澳科技分别持有内蒙古硅材料公司9%股权。
事实上,15万吨/10万吨光伏硅料产能并不低。“1万吨硅料对应4GW组件”——按该比值计算,15万吨/10万吨硅料对应生产60GW/40GW组件。
据晶澳科技2022年半年报披露,至2022年末,晶澳科技组件产能预计跃升至50GW,一体化率约80%左右。另据部分第三方平台调研显示,晶澳科技今年实际组件出货量为40-41GW之间,与晶科能源、天合光能(688599.SH)出货量水平相近,次于隆基绿能。
“硅料作为一种化工产品,它的周期性很强,晶澳应该是从这轮硅料暴涨中得到启发,决定亲自下场掌控它的供应,进而实现‘全产业链的一体化’,避免周期性扰动。”一位头部组件企业人士认为,此外,个别欧美国家出台法律要求光伏组件产品出口该国要证明原料产地,通过参股硅料也方便对更上游原料材料溯源,利于对这些国家出口。
加速行业洗牌
在“年内硅料出现过剩”成为明牌局面下,隆基绿能、晶澳科技两家一线“一体化龙头”企业先后抛出400亿级“一体化”扩产计划,无疑将极大影响行业未来竞争格局产能,并一定程度上加速行业洗牌。
2020年以来,随着众多光伏新势力企业及跨界企业纷纷崛起。恰在此时,头部企业受限于体量过大,且原料短缺制约下,其产能扩张速度往往比不上新势力,一定程度失去了原本的市占率和市场掌控力。
然而,随着上游硅料供应不再短缺,二三线企业在一线企业竞争中不具备优势,随着行业产能过剩带来的产业链价格下调,部分企业原本的高毛利水平难以为继,甚至出现亏损。
“二三线企业扩张比较快,他们大多是在2020年以后才入场,只专注布局下游的某个环节,并未形成一体化能力,且良品率不高,一旦产业链进入降价周期,他们就容易就陷入亏损。”上述行业分析人士以硅片环节举例道,有部分三线硅片商的切片良率至今仅有80%左右,而龙头企业在去年年底良率就已经达到98%左右。
硅片环节同样正迎来产能严重过剩。据公开信息统计,截至2022年底,隆基绿能、TCL中环、协鑫科技、双良节能等12家企业硅片产能已突破584GW,预计2023年将突破785 GW。这一数字严重超出市场需求,事实上,即便乐观估计,2023年全球光伏装机规模仅有400GW左右。
事实上,在近期的光伏产业链降价中,随着12月份多晶硅供应急剧增加,硅片价格率先崩盘,短短一月内就已经出现价格腰斩。
据硅业分会报价,150μm厚182mm硅片成交均价从2022年10月12日的高点,7.58元/片跌至3.74元/片,区间跌幅50.7%,150μm厚210mm硅片价格跌幅同样在50%以上。
该人士测算,1月5日,当150μm厚182mm硅片成交均价来到3.74元/片,拉晶环节就迫近成本线,一线企业依靠渠道、技术、资金等优势仍可维持薄利,部分企业面临亏损风险;后续一旦拉晶利润无法覆盖硅料成本的时候,企业将被动大幅降低开工率。
除了自身具备渠道、技术、资金等传统优势。在产能扩张同时,晶澳、隆基等组件龙头企业的一体化优势也将被放大,这将帮助其在未来价格竞争处于优势地位。
“如果现在还要单一去做硅片、做电池,以后不会有竞争力。”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认为,光伏企业的一体化程度是决胜未来的关键。尤其在头部企业的竞争中,“大家的战略方向是一致的,在光伏行业,从硅片、电池到组件,你必须在各个环节具备一定的能力。”
另一位国内TOP10企业高管则解释得更为直观:“一体化企业优势在于‘东方不亮西方亮’,可以不考虑单一环节的亏损或盈利,随着各环节价格自然传导,最终将攫取整个产业链环节的利润”。该人士也在担心,随着价格战的快速到来,还没有完成一体化的二三线企业将“很受伤”。
当前,头部企业组件企业仍在抓紧构筑自己一体化护城河。
隆基绿能近期在接受机构调研时表示,根据产业链不同环节的供需变化和自身的组件出货计划,公司2023年将进一步提升硅片自用量的比例,预计将超过60%。
2022年,晶科能源一体化率预计将从2021年的53%提升到70%以上水平;天合光能2021年组件电池、组件产能分别升至35GW、50GW,一体化率约为70%,2022年,其一体化率有望达到77%。2020年以来,晶澳科技的一体率则始终维持在80%左右。